张经武的博客
我的笔,就是我的枪,喷射那些痛苦或快乐的子弹,开出美丽的诗行。
http://wxzjw513.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谁来保护正在消亡的电影文化遗产?

2016-08-16 16:24:0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文化评论 | 浏览 455 次 | 评论 0 条

——张经武


   近年来,中国第一个放西洋影戏的地方——上海徐园被拆成一片瓦砾;承载了新中国电影史重要印记的北京电影制片厂建筑外墙上到处是巨大的“拆”字;哈尔滨一些80年以上历史的老影院,因为缺乏有效保护正处在风雨飘摇之中;许多电影老胶片、老机器、老技艺也正被破坏,处于失传的危险状态中。中国电影文化遗产保护现状令人痛心和忧虑。

  莫让电影文化遗产走向死亡

  在有识之士的积极推动和政府部门的积极响应下,我国少数城市注意到努力保护电影文化遗产的重要性,并且采取了一些行动,取得了一些成绩。比如,中国电影资料馆收藏有各个时期的中外影片30多万本,共计2.72万余部,影片素材1.8万余套,中外电影人档案数千卷以及上百万件中外电影图书期刊和剧照等文图资料。

  2005年12月,在电影艺术诞生百年之际,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认定北京市前门大街大栅栏大观楼为“中国电影诞生地”,并予以保护;2007年2月,国家级电影专业博物馆——中国电影博物馆在北京市朝阳区建成并对外开放,馆藏电影拷贝、手稿、电影海报和电影器材等珍贵电影文化遗产3万多件;2013年6月,上海电影博物馆在上海市漕溪北路595号建成并开馆,收藏了3000多件珍贵电影文化遗产;2014年8月,长影旧址博物馆在长春电影制片厂老厂区正式落成开放。

  这些成绩是难能可贵的,但现实的情况是,在更多地方甚至电影文化相对繁荣的地方,电影文化遗产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在一些见证中国电影文化发展重要历史的城市,很难找到早期的电影院遗址和电影制片厂的遗迹,也很难找到电影名人故居。在推土机的轰隆声中,一些本应该受到保护的电影文化遗产早就变成房地产项目。现在能找到的只是一座座高度现代化的电影院,一处处高耸入云的电影集团大楼,能看到电影文化的豪华现状,却看不到一点电影文化的历史;能看到电影文化与现代化城市的呼应,却看不到电影文化与城市历史街区的相融;能看到电影文化与现代市民的热恋,却看不到电影文化温情拥抱城市的痕迹。

  在中国电影资料馆仓库里的数万部电影拷贝因为缺乏及时的修复和保护,正随着岁月的流逝,走向澳大利亚电影学者乌塞所预言的“电影之死”。电影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损耗也让人扼腕,一些电影拍摄、制作、修复的特殊技艺和只有少数大师级人物才掌握的电影技能,因为缺乏保护和传承,随着相关专业技术人员的去世而彻底告别人间。这些严峻的现实在提醒我们,保护城市电影文化遗产迫在眉睫。

  电影遗产保护工作存在三大乱象

  国际电影资料馆联合会(FIAF)是世界电影遗产保护权威机构,其接纳的会员一般是电影遗产专业保护机构。其官网统计资料显示,法国的专业电影遗产保护机构有17个,仅巴黎一个城市就有8个;美国的专业保护机构有15个;而中国大陆只有中国电影资料馆1个机构。这些数字从侧面说明,我国电影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整体滞后,与欧美国家差距极大。这很不符合我国电影大国的地位,也与我们不断增强的综合国力极不协调。

  另外,中国有限的电影遗产保护工作存在三大乱象。

  首先是保护工作的碎片化。博物馆、档案馆、图书馆、音像资料馆和私人收藏馆都分担了部分保护职能,看似大家在争着保护电影文化遗产,实际上也反映出保护工作的碎片化。每个机构保护一点点,机构之间又缺乏沟通和交流,所有机构又缺乏基于保护维度的统一管理。这种碎片化的保护是非常低效的,因为缺乏沟通导致搞不清保护对象的家底,一些保护对象就处于未保护状态。保护对象的分散大大增加了遗产合理利用的难度,保护的意义和价值就大打折扣。

  其次是保护主体张冠李戴。电影遗产一般是有城市“户籍”的,电影遗产适合就地保护,即放在它所诞生的城市保护。唯有如此,遗产和市民间才能实现有效沟通,遗产的意义才能实现。但现实情况是,广西的电影遗产可能放置在某位陕西电影收藏家的家里,北京的电影遗产可能被摆在上海电影博物馆里,本该政府保护的某些电影遗产可能被私人收藏。保护主体张冠李戴产生的结果就是,保护不善和遗产意义打折。

  再次是私人收藏泛滥成灾。打开淘宝网,搜索“电影拷贝”“电影放映机”等关键词,跳出的商家成百上千。一些本该被保护下来严禁买卖的电影文物和遗产就在这样的金钱交易中被不断转手和损坏。

  电影文化遗产保护面临四大困境

  电影文化遗产保护乱象令人痛心,电影文化遗产保护还存在四大困境。

  首先是保护意识缺乏。对于电影文化遗产保护,一些电影专业人士尚且缺乏基本认识,更遑论普通市民。什么是电影文化遗产?要不要保护电影文化遗产?对这些问题,许多人都含糊其辞、不明就里。就连一些电影集团的领导对此也缺乏起码的认识,一声令下,旧的电影制片厂倒下,新的电影集团大楼崛起。

  其次是保护主体不明。谁来承担城市电影文化遗产的保护职责?是文物部门还是城管部门?是人民政府还是文化机构?是电影集团还是民间组织?没有相关规定明确保护主体,结果是谁也不管,毁掉就毁掉,谁也不负责任。

  再次是保护技术生疏。一些城市有了保护的基本认识,但对于怎么保护却缺乏专业知识。经验不足、专业人才缺乏等,最后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做着保护的事,导致的却是毁坏的结果。

  最后是保护资金短缺。电影文化遗产保护是相当花钱的,仅仅是老电影胶片修复一项,一个拷贝修复下来也得几十万元。中国电影资料馆相关专家表示:“一般说来,利用传统的光化学手段修复一部有声黑白老片价格在7万美元左右。”而修复损坏严重的胶片拷贝价格更高。资金渠道在哪里?这是一个非常现实和严峻的问题。

  随着中国城镇化建设的火热推进和房地产开发热潮的兴起,中国电影文化遗产正遭受惊人的破坏,保护工作又面临种种问题,这是当前我国电影文化遗产保护陷入的困局。越是局面严峻,保护工作越是紧迫,破局去解决一系列问题应该迅速而雷厉风行。毫无疑问,在非常时期,国家引导、地方政府主导、文广部门负责的保护模式应该是首要采取的。我们应该顺应紧迫形势,立即行动起来,动用政府力量和民间力量,综合运用各种保护路径,抢救性地保护珍贵的电影文化遗产。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白云山摩星岭      下一篇 >> 雨一直下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张经武

大学教师,文艺理论家,业余作家,愿以笔为枪,激浊扬清。已有百万余字发表。邮箱:wxzjw513@126.com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皆作者原创,欢迎平面媒体刊载,请及时告知.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